前言

今天分享一个半工半读留学故事,在国内的她,原本有着不错的工作稳定的生活;但生活跟她开了个玩笑,原本的安逸瞬间变成迷茫,那段时间,“逃离这个地方,换个环境”这个想发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叫嚣着, 终于,她任性“出走”澳洲 ,一路走来,还在走着,好的坏的,都是风景。

28岁迈出这一步,不迟,但需要勇气

「我叫Alice,来自山东滨州。我专科读的会计,毕业以后在父母的帮助下进入了当地的一家国企,日子倒也不温不火,虽说挣不了什么钱,但我依偎在父母身边,加上无欲无求的性格,在一个四县小城倒也轻松惬意。

2年后我当时的男朋友打算去广州发展,尽管父母不同意,我还是跟着一起去了。并不完全因为男朋友的缘故,同一份工作做久了便有点烦,再加上疲于应对同事和领导间的人际关系,于是想趁机换个工作环境。

可天不遂人愿,换份工作和生活,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尖锐的问题。人生地不熟,工作不顺心,饮食不习惯,男朋友的工作压力也很大,我们的关系也不如从前。背井离乡深感孤立无援,满肚子的委屈,可父母也指责我当初不应该不听他们的话。我不禁觉得我放弃之前安逸的生活太天真了,可我也有我的小骄傲,尽管不想继续下去,却也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。

2017年,骑虎难下的我,在自己28岁这年,和相处3年的男朋友分手。从广州辞职,不顾父母和朋友的劝阻,毅然决然的选择去澳洲留学。

说不迷茫不焦虑,那是假的,但来都来了

「由于时间紧迫,都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考雅思,就申请了悉尼一所没有太大名气的学校,读酒店管理的课程。签证一批下来,我马上就买了飞往悉尼的机票,当飞机落地,呼吸到悉尼的第一口空气时,还觉得一切都好不真实。可来不及多想,就要投入到现实生活中,毕竟租房、学习、工作、赚钱,这些都是眼下必须要解决的事情。

好在我来之前就联系好了悉尼这里的华人同胞,专门做接机、租房这些生意的,付些费用,他把电话卡、交通卡这些都帮我办好了。接着按照规定日期开始我的课程,由于语言成绩不够,还要补语言课,当时暗无天日的EAP学术英语课程却成为了我澳洲珍贵的回忆。当时班上大概16个人左右,都是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同学,印度的居多(他们不是英语差,是不会学术写作或者雅思分数不够)。和他们的不同之处是,我是确确实实的英语差!当时我们班上只有我一个中国学生,课下他们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我完全插不上嘴。每节课都像在上刀山,下油锅一样,老师喜欢提问,同学们也喜欢交流。中国的学生本来就含蓄腼腆,上中学的时候我最怕和老师对视,被提问,何况是现在的英语课。每次被老师点名,我都要尴尬的说:Sorry, can you repeat the question? 做题、写作业还好,每到课上讨论、演讲环节,我都尴尬的脚下能抠出三室一厅来。老师甚至都找我谈话,如果继续这个状态,可能要加补语言课了。

说实话,28岁对于传统的中国人来说,早就不是踏进校园重新开始学习的时机了,况且父母坚决反对我出国,我也不好意思开口向他们要钱。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所有开销都是用的之前工作存下的积蓄,可是5:1的汇率也实在吃不消,打工兼职是大部分普通留学生的选择。延期语言课意味着我要交更多的学费,英语不好更害怕与人交流,根本不敢出去找工作。

我感觉自己陷入了死循环的泥潭,不禁质疑自己的选择。我人生做的每一次改变,都是为了逃避当下的生活,可又仿佛是从一个火坑掉进另一个火坑,既然没有变得更好,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按下暂停键呢?可来都来了,事已至此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初来乍到最基础的,也不简单,但硬着头皮上

「皇天不负有心人,语言这个东西就是多说多练,硬着头皮上呗,逐渐我能听明白老师在讲什么了,语言课最终没有延期,顺利的进入了主课阶段。这给了我信心,也让我勇于迈出求职的步伐。

因为是学生,可以兼职,但是时间不够灵活,所以可供我选择的不多,基本上就是去餐馆了。有家寿司店的老板也是北方人,看我一个小姑娘,刚来澳洲,就让我做收银的工作,兼顾着帮客人取餐打包,比较简单。因为食品的种类有限,所以我提前背了好几天的菜单,争取准确无误的听明白客人想点什么就万事大吉了。可是我太天真了。

作为北方人,前28年说实话不是很认识牛油果是个什么东西,寿司卷卷在里面,和黄瓜可太像了呀!还有鸡肉和tuna鱼, 卷在米里面一模一样。所以总是有客人付完钱走了之后又折回来,说我给他拿错了。还有硬币,5分,10分,20分,50分,尤其是1元和2元,我每次都要贴在硬币上看清上面写的数字,才能确定到底是多少钱,客流量大的高峰期找错钱是常有的事。说到这里我真的很感谢当时的老板Bruce对我的耐心和包容, 从来没大声的批评过我,也没有把我辞退,不然我肯定躲在家里不敢找下一份工作了。

好在我越来越熟悉之后就很少出错了,我也跟着bruce老板一直兼职到毕业。」

走着走着,进入正轨,但又一个开始

酒店管理的最后一个学期,因为有实习要求,通过才能拿毕业证,所以我结束了在寿司店的工作,和同学们一起找酒店管理的工作。澳洲是旅游胜地,因此工作并不难找,我当时Google了附近所有的酒店,然后打电话去问他们是否需要请人,又从需要请人的酒店里筛选出我最心仪的,就去了。一开始只能从最底层的轮岗做起,慢慢的,可以转岗到礼宾、餐饮、客房部,这些都是对语言要求不怎么高的。前台反而是工资最高,竞争最激烈的。

实习结束后,我也顺利的完成了1.5年的课程。因为当初申请留学的时候只想逃离,对澳洲的一切都没有了解过,所以也没有规划,后来才知道澳洲还有工签,可是我1.5年的课程申请不了,酒店管理也不属于移民专业。

可那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澳洲的蓝天白云,人们友善、随意、包容,生活自由,安逸祥和。所以我没有如期离开,而是继续续了3年的半工半读学签。此时的我不再束手束脚,不再兢兢战战,想做什么就去做,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也不再为了赌气而盲目的和自己过不去。

31岁的我终于可以平心静气的过自己的生活。

沿途风景,有好有坏,但都有其意义

「转眼,今年已经是我来到澳洲的第四个年头。2019年我毕业后不久, 就迎来了疫情,旅游行业全面停滞, 本身没有什么优势的我便找不到专业对口的酒店管理工作了。之后断断续续的也做了很多份工作,怀着猎奇的心态,想给自己多一点人生体验。

最近一年多,我做回了自己的老本行:会计。老板是我同乡,他和老婆一起在澳洲做保健品批发。会计研究生毕业以后移民之路举步维艰,所以他们现在在做投资移民。两口子人很好,对待我们这些员工像家人一样,经常喊上我们一起去他们家里吃火锅。我在店里除了做会计之外,还兼顾管理,仓库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帮忙打理。老板有时候一天会过来店里一次看下情况,有时候好几天才过来一次。反正店里的情况我每天都会向他汇报,他也放心。前段时间,老板和我透漏有意向帮我做雇主担保,因为在我之前其实换过很多员工,总留不住人,老板也希望能留住核心员工,省去很多管理成本,他也好有精力再去做其他的事情。

所以现在我开始了解关于雇主担保的事情,知道我要做的事还有很多,可是我不再迷茫,反而多了份笃定,因为我深知,不管前路如何,我都有勇气应对。

回想刚来澳洲时的忐忑,一嘴蹩脚的英语,与邻居寒暄的尴尬,最怕听到电话铃响,希望所有事情都能通过邮箱解决。多少次驴唇不对马嘴的对答如流,多少次硬着头皮的胡言乱语。记得第一次打出租车,电话里司机问我where are you from?我大声的回答了China!后来才知道人家问我从哪出发。每次回想起这些,尴尬的同时忍不住露出笑意。也特别感谢一路走来帮助我的同学、室友、老板、邻居、还有陌生人们。

也谢谢纽星达的Rachel小姐姐,来澳洲以后所有的签证都是她帮我处理的,现在也发展成了非常好的朋友。

仍在路上,但我相信会越来越好…

被友善的对待过,也想用同样的友善回报他人。这些经历,让我觉得生活只会越来越好~

一帆风顺,轻轻松松?哪里都没有这样的人生和生活,但走过路过,都是风景,好的坏的,都是收获。

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, 点击此处在线咨询。同时,您还可以按照区域扫描下方二维码(或搜索微信号:Newstarsedu02),添加客服咨询

悉尼
悉尼
Newstarsedu02
墨尔本
墨尔本
kktalks1
堪培拉
堪培拉
newstarscanberra
布里斯班
布里斯班
Newstarsbne
阿德莱德
阿德莱德
Newstarsade00
霍巴特
霍巴特
newstarsmel15
北京
北京
panda11121
广州
广州
NSGZ008

Related posts